活着

活着

2018.11.28作者:内江管理处 龚大英

《可可西里》在我想看已久却望而却步的电影榜单里排名前三。前者是因为陆川导演的实力有目共睹,对于镜头把握独到,这样有想法的新生代导演的高分作品应该不会差。后者是因为对它的印象来源于那张主打海报,红棕色调的大字和背景,只有两个人,一个躺在简陋的木板上,一个望着已逝的人。我怕它太过庄严肃穆,怕一个人看不下去。终于它还是进入我的已看电影记录本。

电影讲述了来自北京的秘密警察尕玉伪装成记者来到可可西里考察,那时的可可西里似乎和外界隔绝,是只会出现在传闻中的神秘土地。在这里尕玉认识当地巡山队员后,与他们一起保护藏羚羊,和盗猎分子殊死搏斗发生的故事。这个电影中有很多元素,诸如环保、生态、人性,但这次我想讲的主题是:活着。

十八分三十秒,第一个震撼我的画面。藏羚羊的尸体遍布广阔无垠的土地,腐肉的味道吸引着越来越多秃鹫前来尽情啃食。巡山队员404、405……数着尸体,或许已经熟悉了这样的画面。但是尕玉和观众没有,我们的心随着每一个数字颤动。焚烧尸体时熊熊燃烧的火让藏羚羊化为灰烬,却在观者心上刻下一个烙印。巡山队的队长日泰说:“每年我们进山都要埋葬一万多只藏羚羊。”火光映在他的脸上,语气平静却带着无尽的悲伤。队员们围着火堆一圈圈诵经,那是他们对生命的尊重。想到可可西里原本是无人之境给藏羚羊最后的栖息地,矫健可爱的藏羚羊像守护着这片净土的精灵。直到盗猎分子为了迎合市场对于藏羚羊绒的大量需求而肆意滥杀,一百万只藏羚羊迅速锐减到不到不足一万只,人类的利益剥夺了它们活着的权力,昔日的天堂成为了坟场。曾经它们奔跑着,填饱肚子躲避猎食者,为了活着。如今他们奔跑着,可是脚步再快怎么快得过盗猎者的枪,被杀害的藏羚羊再多怎么填得满人类欲望的沟壑。电影通过真实刻画对藏羚羊杀戮、扒皮的蛮横血腥场景,冲击观众视觉和内心,用画面的无声语言讨伐人类为一己私欲牺牲其他物种活着权力的罪行。

亦正亦邪这种饱满的人物形象在放牧人马占林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会为养家糊口而帮犯罪分子卖力,他也会为素不相识的记者指明出山的道路。他会骗日泰自己没有钥匙,也会为日泰的死流下眼泪。他目不识丁,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着。他需要羊绒老板的钱养活儿子,所以一次次被放后还是踏上违法的道路。纵是万里荒漠大雪弥漫,艰难得让荧幕前的我们都呼吸困难,他也不曾停下脚步,是活着的信念带他走向生路。他也只是想要活着,于是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可以被理解、被原谅。

《京华时报》曾评价影片中以96秒的时间来细致描述流沙将一个人吞没的完整过程,然后又用34秒的远景空镜头加以致敬是对纪实风格造成伤害。但在我看来,一部相对客观的电影里未尝不可有一些情感的带入。只要这个情感贴合背景、顺其自然能够紧扣观众心弦,往往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这个把青春热血献给了可可西里的巡山队员刘栋,在独自一人时陷入了流沙。他深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有着强烈想活着的欲望。但他只是漠然接受流沙逐渐将他吞噬,带走他的生命。因为这片荒漠中没有人会听见他的呼叫,随着镜头渐渐拉远,万籁俱寂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时我们才知道,人类终究敌不过自然,所有人类活着的痕迹都会随时间流逝被风沙掩埋,而自然永远冰冷决绝地看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