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罗生门》

评《罗生门》

2018.11.28作者:内江管理处 龚大英

罗生门:“各说各话,真相不明”,一个光看电影名就很想看的片。第一次看,有点模糊不清。第二次才提笔写下影评。

看过不少日本影片。北野武《菊次郎的夏天》、中岛哲也《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新海诚《秒速五厘米》……总觉得日本电影很有独特的味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不为悲而悲,擅长用看似轻松平静的调式叙述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恶,《罗生门》亦是如此。正如片名一样,一件发生在12世纪平安京轰动社会的凶杀案,强盗多襄丸强暴了武士金泽武弘的妻子真砂、武士死了、武士的妻子逃了,四个证人四种说法、各执一词。

第一个发现尸体的证人是樵夫。他说:“我看到别的什么了吗?没有,根本什么都没有。”他说:“对,那就是我发现的全部东西。”其实呢,是他躲在树丛后目睹了案发的全过程。在陈述有漏洞后他还是继续编造谎言,他给出的事实是武士死于真砂为求自保的挑唆,死于同样怯弱的多襄丸碰巧拔出的长剑。只因为樵夫贪图钱财而从死人鲜血淋漓的伤口中拔出那把镶嵌着珠宝很有价值但置人于死地的短刀。短刀的美带着诱人的气息和残酷的冰冷,他还是没能把持好,如此的无情,是他自己也始料未及的。

在始作俑者的眼里和话里,我们看不到悔恨和歉意,反而感受到他的得意。他说:“所以我成功了,在没有杀害她丈夫的情况下占有了她。”他说:“此前从没有人跟我交手20回合以上。”其实呢,是他在强暴真砂后跪求她嫁给自己不得而气愤羞恼。他自然不想承认自己的无能,连一个名副其实的强盗都做不好。于是,本是被迫无奈畏手畏脚甚至滑稽的打斗画面成了他嘴里英勇无比的豪气。

哭得梨花带雨的是美人真砂,因为清风拂过面纱,她的美貌吸引了强盗,也才有了后面的故事。她说:“丈夫看我的时候,不是悲伤也不是愤怒,而是冰冷的目光,憎恶的表情。”她说:“你能想到我受到的打击有多大吗,我不记得我是怎么离开树林的,我试过很多自杀的方式却还是不行,像我这样可怜无助的女人该做些什么呢。”其实呢,是她确实受到侵害,可从她挣扎抵抗的手逐渐抱住强盗,手中的刀滑落在地可以看出,其中仍有一部分自愿的成分。但在人们对女性贞洁极为看重的背景下,如果女人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受害者,那么他人甚至受害者自己都会谴责厌弃,收回本就不多的同情理解。所以她必须把自己包装成彻头彻尾的受害人,避开自己都无法原谅的部分,强调丈夫在她多次痛哭哀求却依然鄙夷的目光,带着如雨而下的眼泪哽咽说着自己有多绝望甚至想到死亡,到最后她还是没能接受完全真实的自己。

最为艺术的讲述部分当属死去的武士借女巫之口的诉说。他说:“那不是她唯一的罪过,否则我也不会在黑暗里遭受如此苦难。”他说:“我妻子说请杀了他,这么可恶的事情你们听过吗。”其实呢,是他的好奇贪婪导致自己中了强盗的圈套,他的懦弱胆小造成了悲剧,他竟然连为妻子战斗的勇气都没有,还丝毫没有担当地把责任和罪过全部推给妻子。他不愿承认自己无能保护妻子,所以选择蔑视妻子来挽回自己的颜面。他说自己死于自杀,也是为了维系作为男人和武士的高大正直形象,可在我眼里不过是伪君子的可笑伎俩。

一件事讲述的人越多,真相离得越远。就像片中的角色,每个人都会站在对自己有利的角度,抛去那些坏的成分,重新捏造好的部分。最为可笑的是,我们甚至会为了寻求心理慰藉选择欺骗自己,以求心安理得。其实这个人世不就是大的罗生门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面具,为了各式的原因说着不同的谎话,所以有时候真相反而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作为一名女性观众,我其实还会更多联想到现实社会的状况。我们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从生理结构还是传统思想来看,女性依然处于弱势地位。直到现代文明发展到如今的高度,社会普遍思想趋势都会把强暴这件事部分归罪于女性并投以嫌弃的目光,受害女人太好看穿太少这种荒谬的看法也不在少数,这无疑是对女性的二次伤害,何尝不令人感到心寒。

回到电影本身,黑白的画面,省去对方提问只保留叙述者回答的手法,更凸显了电影本身的简洁有力。对于配乐和光线的巧妙运用,渲染气氛的同时增添了艺术气息。影评最后,留给了我们一个有温度的结局,让本沉浸在压抑中的观众能找到一线希望。“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我想,这也是导演想对我们说的话。

影评写完,准备打开手机,《罗生门》当是只得我看三遍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