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落尽又清明

梨花落尽又清明

2019.04.08作者:内江管理处 雷毅华

桃花谢了太匆匆,微雨轻过,燕子来时,我看杨柳已飞絮,白人头,泪两行。只说故乡已清明,遍山都是离人魂,却奈何。桃花谢去,柳如荫,我又梦见故乡了,故乡那坡上的梨花正好,可是别来无恙。

家愁哀思,总会在清明时节无端想起;渺渺魂魄,是否都会在这天泪雨纷纷。不然古人怎么会说——清明时节雨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呢?这是思念,这是追忆,这是哀悼。只有这清明的雨,寄去亲人的思念。

柳絮风清,清明雨落时,故乡坡上的家冢,坟前的青草可是深深?半坡的梨花,可曾落雪成堆?此去经年又逢清明,只能遥寄杯中酒——南山北头多墓田,清明遥祭自悲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