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万物生

四月万物生

2019.04.09作者:内江管理处 袁艳

四月是绿色的。绿色,是生长的颜色。

清明踏青,云烟回南,雨生百谷,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四月,是万物生长的开始,是播种后的耐心等待,是值得回味的季节。不得不说,造物主有些偏心了:少一分,则晚风微凉,寒月仍霜;多一分,则斗指东南,暑意渐浓。而四月,不偏不倚,端坐在春夏之交,轻寒薄暖,舒服地窝在摇椅上,品一口香茗,好不自在!

林徽因曾写道:“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她把满满的柔情和满心的期待,都一股脑地托付给四月。一眸几多美丽,一眸几多眷恋,不就是这四月里一树一树的花开,一山一山的葱郁吗?

然而,时光犹如东去的春水,四月终究是留不住的。梨花带雨,樱花飞扬,世间痴醉的人儿还未曾消受,四月便悄悄的从指缝间溜走。

在不得志的人的眼中,春天也渐渐地不像春天。“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只消两场春雨,便将百花摧残,将春天打得半身不遂,呼啦啦的一两场风过后,只剩下尽目疮痍,满心凋敝,苦闷烦躁。

是四月太脆弱了吧?

可四月终究是绿色的,万物终究生长。尖尖的嫩芽破土而出,像是插进春愁里的一把尖刀,划破唧唧的叹息声。虽然秋天依旧会如期而至,白雪依旧会覆盖这片土地。

写到这,突然想起白居易的那首成名作:“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渺小者的抗争、反复与继承,这是生命的魅力所在,这也是中国人的文脉。

写到这,抬头望望窗外随风摇摆的树枝,不知明年的四月,又作何光景。